Archive for August, 2010

Triune Brain Model (三腦理論)

三腦理論是RPT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學說. 三腦理論是在1950s 由心理學家 Paul McLean 建立的學說.

在這個理論中認為我們的大腦並不只是 “一個腦”, 而是由三個不同運作的腦所組成的, 分別是:

爬蟲類的腦(R-Complex), 哺乳類的腦(Limbic) 和人類的腦Neocortex.

這三個不同的腦各有自己的立場, 智能, 對時間和空間的看法和記憶方法. 他們三個就像三個互相連繫的生物電腦一樣, 各有自己的運作方式又相互影響. 而且這三個腦在發展上各有時間上的先後次序的不同:

1. 爬蟲類的腦 (R-Complex),稱為腦幹, 控制身體運作的主要功能,如調節呼吸、心跳、睡眠和清醒,它永遠都在機械性地活動。它的主要立場是維持身體的生存, 它喜歡固定模式, 非常抗拒轉變.

2. 哺乳類的腦(Limbic),是情緒的運作中心, 有基本的價值判斷, 喜歡舒適開心的感覺, 不愛不舒適或痛苦的感受.

3. 人類的腦 (Neocortex),佔全腦重量八成左右。皮質的每一個區域都有特殊功能,如:語言區、視覺區、記憶區等。

三個腦意味著同一個問題對三個腦來說會有不同的答案. 例如對於您的一位朋友, 在 Neocortex 的層面上您相信他不是一個好朋友, 而在 Limbic 情緒層面上, 您可以感覺很矛盾, 有點開心又有點受傷害, 而在R-Complex 的層面上您的求生本能可能會認為受到傷害會讓您感到安全 (不要奇怪, 因為這個腦不懂得思考分辨對錯).

所以無論您改變了多少信念, 釋放了多少情緒, 如果一日您的 R-Complex 始終認為受到傷害會讓您安全的話, 您還是會一日重複受傷害的模式 – 這就是為什麼大部份的治療效果不會長久的原因. 而 RPT 中我們治療的部份會包括三個腦的, 讓您徹底治療您的問題.

要更了解 RPT 和三腦理論,可以看以下的 Video:

http://www.youtube.com/watch?v=7b6kIQRxXMw

Reference Point Therapy Case Study 1
心靈治療實例一

這是我首次正式介紹一個全新的治療方式給大家 – Reference Point Therapy (RPT) (http://www.referencepointtherapy.com)

RPT 是由 Simon Rose and Evette Rose 建立的一套有效的治療方法.
我會在之後的文章中更進一步介紹這個方法的由來, 您也可以直接到官方網頁或blog (http://www.rptblog.com) 中先了解這個方法精彩的地方.

在這篇文章中, 我先會由一個實際的治療例子作為介紹.

———————————————

剛剛今天有一位客人, 她說起她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已經痛了二個多星期, 尤其是食指還腫脹了起來, 她沒法子把食指屈起來.

究竟 RPT 如何幫助到她呢?
這個治療方法的重點在於: 身體的毛病是反映了情緒問題的方式, 而情緒問題又根源於我們身體求生本能的一些錯誤堅持, 不需透過任何外來的力量下, 只要透過我們把意識的察覺力帶到我們的身體的堅持上, 我們的身體自然會釋放毛病的原因, 讓身體和情緒自己回復本來的健康.

回到這個客人的例子上, 透過解單的引導, 她能了解她的痛給了她兩個發現:

1. 這個痛讓她可以有理由去休息, 什麼也可以不用理
2. 這個手指的毛病發生在兩個星期前, 那究竟代表著什麼呢? 食指和中指在心靈學中代表著一個人的 “宗旨”, 那麼痛就代表著他沒能掌握好自己的宗旨. 而兩個星期前, 正好她生活中發生握了一件讓她感到沒法好好表明自己宗旨的事件 (在治療中, 她並不真的需要說出這個事件讓我知道, 只需她自己知道就可以了). 透過這個痛, 身體反映了她這個掌自己宗旨的課題.

透過解單的 Triune brain model (這個之後的文章會再說明), 我們找到她身體相關的生存堅持. 當我們體會到身體的感受, 認同它的存在, 她的手指痛和腫脹在數分鐘來全消失了!

而且她立即能感受到她比之前能更勇敢和更有能力保持自己的宗旨(指!?).
就是這麼簡單, 沒有抽像的前世, 沒有複雜的信念改變, 不用把痛苦的故事提出口, 身體, 情緒和想法有一個立即的轉變治療效果.

如果您想多了解這個治療的方法, 就多留意以後的文章了 :)

(註: 這個治療並不是說我們像西醫一樣治療身體的毛病, 我們只是釋放心靈的情緒因素, 讓身體能自然回復平衡)

Emotional Healing with Reference Point Therapy (RPT)
Anger Issue – The healing that move your life forward
RPT 的情緒治療 – 讓您的生命向前的憤怒治療

今天這篇文章的內容主要是討論RPT在情緒治療方面的應用. 而我的研究題目是把RPT應用在治療憤怒這個情緒上.

為什麼會是憤怒這個情緒呢? 您是一個容易憤怒的人嗎? 憤怒這種情緒能量是關於什麼呢?

憤怒是來自一種害怕被傷害的感覺, 所以我們的頭腦利用憤怒這種情緒作為自我保護, 當我跟這種情緒溝通時, 我發現這是有關 “分離和攻擊” (Separation and fighting) 的能量, 換言之, 憤怒讓我們感到跟我們的生命分離和處於敵對的狀態.

您也許不是一個容易動怒的人(當然也可以是),

但無論如何, 大部份的我們也可能保存著一些不同的 “背景” 憤怒. 背景憤怒的意思是: 這些憤怒經常在我們的日常對話中出現, 我們不會對它們有太大的反應, 反而會覺得很正常.

有什麼常見的背景憤怒呢? 例如:

對政府的憤怒

對自己的憤怒

對過去情人的憤怒

對工作的憤怒

對現今社會的憤怒

對金錢的憤怒

等等…..

這些憤怒讓我們保持在跟生命一個分離和對敵的狀態, 而且當我們在憤怒時, 我們的腦會不停想方法去解決事情(或去去解決我們所憤怒的對象), 讓我們沒法感受到應有的平靜, 並把我們內在的智慧帶到我們的世界中.

雖然憤怒能幫助我們看清什麼地方出了錯, 讓我們覺察需要改變的地方.

但憤怒卻不能有效地把解決問題的智慧應用到事件上.

而且, 保持憤怒那種分離和對敵的狀態, 不單不能讓我們吸引美好的事情, 反而會遇到更多令我們不滿的情況.

所以我選擇了憤怒作為我用 RPT 的其中一個主要治療題材.

在治療前, 會先讓學生先列出現時在他生活中的所有情緒問題, 例如傷心, 不安定, 不相任等等. 然後我會要求他們列出所有在他們生活中的背景憤怒, 並用 RPT 簡單的方法幫助他們完全釋放這些情緒阻礙.

完成後, 我們再會回到看看他們的情緒問題, 根據我目前為止的數據, 大約 50% ~ 90% 的其他問題同時感少了. 這是一個令人興奮的結果! 這裡有三位已經完成這個治療的人的感想, 這些感想只是在做完到一天後的結果, 我們會在看看一星期後他們的進展會如何:

“昨晚完成了以RPT去除了憤怒後, 昨晚失眠了, 感覺身體入面很精神而且腦袋很清晰, 今天上班, 有遇到一, 兩件麻煩事, 又與同事有一點意見, 不過, 沒有太大不滿或者憤怒, 感覺不愉快只是一下子, 心境平靜, 暫時感覺踏實”

“完成了整個對於各方面的憤怒的治療, 即時的感覺是整個人輕巧了, 頭腦從前閉塞結實的感覺也放鬆了。治療後的第一個早晨, 之前厭世的感覺不再, 對於能夠繼續為人感覺也不錯!哈哈~正在積極面對將來!”

“由很困擾的感覺變得很輕鬆, 原本不想接受的事變得容易理解, 能客觀地去了解整個情況的前因後果和體諒別人的處境, 對於正在面對的問題, 感覺有把握去成功處理, 感覺所需要的協助也會自動得到.”

我認為, 我們每一個人也值得擁有這些積極的治療效果, 回復應有的平靜. 讓我們期待一星期後他們的感想吧!

Reference Point Therapy on Boundary Issue
為人為己, 請保持您的 “界線”

在巴士或廣告中, 我們經常看到 “為人為己, 停車熄匙不可少”, “為人為己, 請讓座給有需要人士”. 我剛想到在做人處世上, 我們也要有一句 “為人為己, 請保持您的界線”

什麼是界線(Boundary)呢? 界線主要是關係中的課題, 它是維持身心健康的主要關鍵.

當我們有一個健康的界線時, 我們會懂得專重自己和其他人, 也會懂得把好的經驗帶進我們的生命中, 並對不好的經驗說 “不”. 換言之, 良好的界線讓您把良好的朋友保持在生命中, 而讓壞的朋友離開您的生命.

但在很多時候, 我們就是不太會懂得分辨誰是好的朋友, 而誰又不是, 分不清自己的界線是否能保持健康. 其實只要我們很誠實勇敢地面對自己的內心, 這個問題不難解答. 讓自己靜靜坐下來, 問問自己在您的關係中能感覺舒服嗎? 您有被尊重的感覺嗎? 基本上, 如果您兩個問題都是否, 那麼您的界線就需要被重新定位了.

(其實當您有一種不懂得分辨的感覺, 就說明您沒有健康清晰的界線了)

如果您想更深入去了解您的朋友是好的還是壞的, 可以玩玩這個quiz:

http://www.oprah.com/relationships/The-Friendship-Quiz-Good-Friend-Bad-Friend

但如果您發現了您身邊的朋友並不是真的是 “好朋友” 類別, 也先別著急指責對方. 因為很多時候, 是我們自己在無形中給對方一個信號: “您可以對我不好, 因為我需要您”, “您可以這樣對我, 就算令我不開心, 我也會忍受”. 而且很多的時候, 是我們自己選擇朋友的問題. 所以, 如果您發現在您的身邊的人大部份都讓您有不舒服的經驗, 又或者您經常投訴事情不順心, 那十之七八您的界線出現了不健康的情況, 為了某些原因, 您讓自己的生活處於不好的情況了.

因為界線的不健康, 會導致很多麻煩的情況, 其中最明顯的是不同情度的侵犯 (Abuse / Violation), 例如言語, 情感, 意願和身體上的侮辱行為. 因為沒有清晰的界線, 我們會吸引和容許這些情況的發生(註: 這只以心靈的角度來說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經驗負責, 但並不是表明侵犯他人的人並沒有責任).

而另一方面, 沒有健康的界線也會讓我們出現依賴的傾向, 而導致在某情度上不懂得重別人的界線, 而嚴重的情況就是出現侵犯(情感, 言語或身體行為上)他人的行為.

所以, 如果我們每個人也懂得保持良好的界線, 這個世界相信必然會少了很多問題.

那在 Reference Point Therapy 中, 如何能幫助界線的問題呢?

在 RPT 中, 我們找到人生中最早出現界線問題的地方是在我們受孕(Fertilization) 的時刻, 卵子在受精子 “進攻” 時, 很多時留下了我們人生最早期被侵犯的記憶, 然後在我們之後的人生的不同情況中重覆出現. 透過回到這個時間, 意識這個時間發生的事和感覺, 我們能在不用重覆回憶創傷下快速有效地治療我們人生大部份的被侵犯的創傷. 在很短的時間來, 我們能重新學懂如何尊重自己和他人的界線, 停止再無意識地讓不好的經驗進入我們的人生中, 重新為您的人際關係改寫不同的劇本.

這是一個非常美好的經驗, 所以, 為人為已, 請保持健康的界線 :)